您的位置: 首页 > 深度服务
互联网金融“爆炒”两会
[ 发布时间 : 2014-04-10 阅读 : 2362 ]

文|伶俐

时下最热门的互联网金融在今年“两会”期间可谓是先赢得了一个“保障牌”,虽说今后将如何监管和如何完善尚未明确,但是鼓励其发展的肯定态度已经确定无疑。但凡一种新兴火爆的业态出现之初,必然会迎来多种不同的声音,谁动了谁的奶酪?互联网金融为何躺着就中了枪?

支持鼓励方——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互联网金融业务是新事物,过去的政策、监管、调控等方面不能完全适应,需要进一步完善。总体来说,金融业的政策是鼓励科技应用的,要跟上时代和科技进步的脚步,但现有的一些政策不全面,有的地方有漏洞,有的地方竞争不一定公平,会通过改善促进健康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长期以来,我国金融服务门槛较高,金融行业“服务半径”有限。当前最具普惠性、覆盖面和渗透率最强的金融创新当属互联网金融。我们既要鼓励互联网企业和金融机构利用互联网技术创新金融服务方式,发展普惠金融,也要完善金融监管。

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前副主席蔡鄂生:互联网金融的发展需要经历一个过程,但其快速发展至今,就需要有规则来监管。不要把支付宝、余额宝与传统的银行业对立起来看,而是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这些新生事物。互联网金融的监管政策需要各方来共同研究,不能简单地按照对传统银行业的监管办法来制定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规则,一定要根据其内在的和市场特点来制定,要从市场秩序以及保护消费者利益的整体大方向来制定。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银行挣钱太容易,有的地方就有了惰性,不思进取,你要说人家(余额宝)非法,是很严肃的题目,要有证据证明其哪里非法。我觉得,银行要从大处着眼,要意识到金融信息化是不可逆转的潮流,对利率市场化要有更多的准备,银行更多地从自身出发,学会互动,要有顺应改革的主动性。

坚决监管方——

全国政协委员、交银施罗德基金公司副总经理谢卫:面对互联网金融新现象,监管机构反应滞后或前后反复。余额宝初期宣传直接将收益冠以活期储蓄的若干倍,违背基金销售管理办法,监管当局开始迟迟没有做出反应,给市场预期带来了困扰。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尚处于无门槛、无标准、无监管的三无状态,导致部分互联网金融产品游走于合法与非法之间的灰色地带,稍有不慎就可能触碰到“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非法集资”的红线。互联网金融需与传统金融业执行相同监管标准。为确保监管有效和竞争公平,在设计互联网金融监管的规则时,应当遵循“一致性”的原则--对互联网企业以及传统金融机构的相关业务应当“一视同仁”,只要是从事相同或类似的金融业务内容,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应当给予同样的监管标准。应从五个方面加强监管:一是监管有底线、守土有责;二是严格限定准入条件;三是提高互联网金融准入门槛;四是相关法律法规应尽快完善;五是推进互联网金融宏观监测。

全国政协委员、人保集团董事长吴焰:互联网金融快速发展中蕴含的群体性金融风险不容忽视:一是互联网金融投资门槛低,主流客户群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二是互联网金融的参与者众多,互动性强,风险扩散传播速度快;三是互联网金融准入标准不高,内控制度亟待完善;四是承诺保底高收益等违规现象时有发生。

全国人大代表、人行广州分行行长王景武: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总体思路是坚持鼓励创新与防范风险并重的原则,支持互联网金融创新、规范和健康发展,通过促进市场参与主体提供多层次的互联网金融服务,满足社会公众多样化的金融服务需求。

全国政协委员、百度集团CEO李彦宏:我承认互联网金融会有风险,互联网从业者都不是金融专家,有关部门应该加强监管。

躺枪当事方——

关于监管的问题,余额宝的“主人”阿里巴巴最有资格表态,余额宝官方微博上曾转发了支付宝公关总监陈亮的一段微博:“余额宝从诞生第一天起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大力指导和有效监管,264天里共计得到各种监管43次,平均每6天1次,今年1月至今,央行、证监会、国家审计署累计来监管了19次。”并卖萌道:“小宝从出生起就得到了监管部门的指导和监督,小宝很乖吧?”

监管是一定需要的,也是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实,但如何监管,谁来监管?是让互联网企业难以接受的“金融本质”的强化监管,还是指规范底线任其自由发展的风险监控,这些需要政府广泛调研后尽快做出决定的。面对互联网金融这一新兴事物,政府本次“随机应变”的能力和执行力值得肯定。扼杀创新绝对不是一条出路,实现完美监管方是智慧选择,金融改革不应该再是高声呼吁!而应该是到掷地有声采取行动的时候了。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