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 >> 星人物
距离中国创造究竟还有多远?
[ 发布时间 : 2015-08-13 阅读 : 1801 ]

“世界工厂”

“中国不能总是充当廉价产品的‘世界工厂',以一般工业消费品交换能矿产品为主的贸易结构不可持续,要推动工业化升级和调整转型。”李克强总理出访巴西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世界工厂”,简而言之,就是为世界市场大规模提供工业品的生产制造基地。虽然中国已经成为电脑、手机的生产大国,但中国八成芯片依赖进口,剩下的两成里,还包含了Intel在华工厂的产能。在产品研发、渠道物流、关键零配件生产三个影响制造业发展的重要环节上,中国依然缺乏国际竞争力。其中,半导体一直是我们的短板,中国对半导体的需求占全世界总需求的45%。但统计显示,中国大陆90%以上的半导体需要从美国和台湾进口。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不仅仅是缺乏核心技术,行业的资本消耗巨大也是重要因素。相关报告显示,当半导体工艺制程为22nm/20nm时,它的建厂费用是45-60亿美元,工艺研发费用是10-13亿美元,产品出货量在1亿片以上时才能盈亏平和;如果是在14nm以下,其投资金额更是大到绝大多数企业难以负担。

中国半导体市场似乎有着巨大空间,但这样一个空间似乎缺少了中国本土企业的参与。

 

爱国情怀 创业之旅

4月,中关村民协首席顾问张本正带队来到了会员企业——北京金盛微纳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从事半导体设备、微细加工设备的产品研制、设计开发及生产销售的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规模小、资金不足一直是这家坚守了15年的企业解不开的结。我们很难想象,对于这样一家民营企业,涉足资本消耗巨大的半导体行业完全是出于企业家的爱国情怀。

公司董事长叫韩阶平,毕业于前苏联莫斯科大学化学系的她,在中科院微电子中心工作期间就从事半导体设备及工艺,参与了国家“六五”、“七五”、“八五”、“九五”攻关中有关等离子干法刻蚀工艺及设备的任务。

2000年,从事半导体设备及工艺研究40余年的韩阶平开始了她的创业人生,这一年,她68岁。说起创业的原因,是源于一次闲谈。2000年,半导体器件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守武与韩阶平聊天时谈到:中国每年在各类高端设备投资中,平均60%是用在从国外进口设备,其中光纤制造设备100%进口,集成电路85%进口,纺织业是我国的强项,但设备进口率也达到了70%,石化设备80%进口,高端医疗设备90%—100%进口……这对韩阶平的刺激非常大。设备和工艺已成为中国集成电路及其他各种器件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要想实现集成电路产业的健康发展,这两个关键节点必须打通。这是王守武院士的一个梦,现在也成为了韩阶平的一个梦,就为了这个同样也是“国家梦”的理想,她决定创业,理由就这么简单。

离开了研究所,也就意味着失去了国家资金的支持,因此只能从市场上寻找需求并设法满足。机制上必须有新突破,否则研发将胎死腹中,也就谈不上实现梦想了。对于这一切,韩阶平是有思想准备的。长期以来,中国的研发都是以学术推动为目标,换言之,“创新”主要是靠科研院所和高等院校的科研人员,搞出个发明后去找企业。这种模式致命的问题就在于由于科研人员与市场的断层,使得这些科技成果的市场转化率非常低,这也就意味着国家花巨资开展的各种科研,绝大多数的结果就是躺在实验室里,睡在工程师的电脑里。

机制里走出来的韩阶平清楚地明白这些,于是“需求拉动模式”成为她创业不得不选择的模式,于是她去研究市场,根据市场需求结果确定研发目标,然后组织实施开发,这样以来,市场需要的成果很快就成为了产品,变成了生产力,实现了价值。

一天,一个“清华大学希望购买一台国产电感耦合等离子刻蚀机(ICP)”的消息传到了韩阶平的耳朵里,她意识到,她一直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韩阶平找到了清华微电子所负责人,提出了希望由金盛微纳来开发这台机器。事实上,进口设备使用过程中服务延迟、更换配件周期过长等原因,清华微电子所萌生过购买国产设备的想法。但购买一家尚未经过市场检验的民营企业的产品,实在是有些冒险。在了解了金盛微纳的背景,尤其是知道了韩阶平的经历后,微电子所动心了,当这位在世人看来早已过了创业年龄的“奶奶”级创业者站在面前,讲述那些志向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是会被打动的,就这样,金盛微纳第一笔单被拿下了。当然,最终得到市场认可的还必须是技术、产品本身的水准,显然,韩阶平和金盛微纳没有让客户失望,各项指标均达到预定参数。随着项目的顺利运行,服务的细致入微,金盛微纳的口碑逐渐在业界传开。公司也相继与北京、上海、天津、石家庄、广州、深圳、杭州等地的用户和公司签订了供货协议,公司发展也正式进入快车道。

目前,金盛微纳研究成功深硅刻蚀、GaN刻蚀、玻璃刻蚀等刻蚀工艺成果广泛应用于微电子、光电子、MEMS等领域的科学研究、教学、军工产品的研制和小批量生产中。公司研制并生产的全自动反映离子刻蚀机、全自动等离子体增强化化学淀积台和全自动磁控溅射台,在真空过程、样片自动传送过程、气体馈入过程、温度、压力及工艺过程等方面实现了全自动化控制,并在自控系统中嵌入了专家知识工艺,也支持用户工艺的自动存储和自动控制,在设计思想上有所创新。设备也已经成功应用于科学研究、教学、军工产品研制和小批量生产中。公司所研制并投入市场的自动化半导体设备对我国科研研究院所摆脱完全依赖国外进口设备做出了很大贡献。

为配合科研机构和企业的研究开发需要,金盛微纳专门建立的一条“微细加工工艺示范线”以“开放实验室”的形式对各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公司企业等相关研究、生产单位开放。在这里用户可以获得“设备选型、项目预研与立项、合作工艺攻关、工艺培训、外协加工”等服务支持。

“我们一年做的工作,可相当于在研究机构5年的工作,我们不用去写很多繁琐的课题申请报告,不用去写中期和课题结题报告。我们的客户,就是用市场来检验我们,我们也以市场来校准研究方向。”韩阶平正在享受科研人员创业的快乐。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

据美国麦肯锡公司2014年8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中国大陆90%以上的半导体需要从美国高通和台湾联发科技等厂家进口;2013年进口额为2320亿美元,超过当年原油的进口额。例如,美国高通公司向中国的智能手机厂商小米等企业供应高端芯片,台湾的联发科技则为低端手机提供芯片。从电脑服务器到电视机,各类硬件设备都需要芯片。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开始全力以赴培育和强化国内的半导体产业。2014年开始,中国企业投入了近50亿美元进行了五宗芯片相关大型收购,其中多数交易获得了政府资金支持。

中国最大的芯片封装测试公司长电科技出价7.8亿美元收购没有盈利的新加坡同行星科金朋;总部位于北京的私募基金华创投资正在借政府资金,帮助其出价17亿美元竞购Omni Vision Technologies Inc.,后者是一家美国的摄像头传感器厂商,其产品已经应用在iPhone上。

对于半导体企业而言政策和资金扶持是绝对的利好,但是由于半导体行业需要时间发展,持续的资金投入和技术研发对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来说都是严峻的考验。尽管韩阶平他们希望继续通过加大研发相关投入,努力达到国外同类工艺研究水平,为我国半导体及相关领域研究做出贡献。但现实中,他们依旧不得不面对体制外搞科研的重重困难。

虽然目前国家有专项投资基金,以项目形式发放到企业中去,在这种情况下大型国企是有天然优势的,中小企业如何能战胜数量庞大的对手脱颖而出仍是亟待解决的关键问题。

中小企业间强强联合或者小企业融入大企业或将成为中小企业增强竞争力的主要方式。对于半导体中小企业而言,则应根据自身的特点,认真分析,合理决策,充分利用政策,修炼内功,实现自我突破的同时发展半导体产业。

《中国制造2025》提出“实现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的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的转变,完成中国制造由大变强的战略任务”。全球制造业格局正在面临重大调整,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深度融合,正在引发影响深远的产业变革,形成新的生产方式、产业形态、商业模式和经济增长点在传统电子的强化之旅上,新兴电子正在迅速崛起,新兴电子的高成长性和巨大潜力也将吸引众多像北京金盛微纳科技有限公司这样的企业在这条道路上披荆斩棘。我们渴望早日摆脱“世界工厂”的地位,更希望将中国制造变成中国创造。

 

对于创业的原因,或许出于项目,或许源于梦想。出于“国家理想”,也许韩阶平不是唯一的一个,但一定是为数不多的一个。

对于创业的期许,也许看好前景,也许看在成就。出于“爱国情怀”,也许韩阶平不是第一个,但一定是值得敬佩的一个。

“世界工厂”离中国创造究竟还有多远?这不是一道算数题,而是一道创新题,是一道责任题,需要许许多多的韩阶平们知难而上,在他们爬坡的过程中,政府以及全社会的理解与支持无疑是最大的推力。创业需要坚持,同样需要支持。一个人,一家企业的力量是微弱的,对于产业的影响是有限的。唯有政府、企业、社会组织携手同心,休戚与共才能让中国创造来得更快些,再快些!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