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企业 >> 星人物
似水无声 藉水有力
[ 发布时间 : 2012-01-19 阅读 : 1654 ]

人活在世上并不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着,人活着要想着为社会做点儿贡献,能为周围环境的更加美好做些事情。

——薛伟

 

 

似水无声 藉水有力

 

 

——专访北京民协常务理事、北京清流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 薛伟

 

 

 

提到跟水有关的公司,在我看来,都应该是跟环保公益相关的,而这些企业的老总大都是有社会责任心的人士。这种公益精神有如清清流水,孳孳不倦,持之以恒。北京清流技术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薛伟正是其中之一。

 

 

        艰难起步

 

薛伟是安徽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年考入江苏大学水利机械专业。1986年,又考入合肥工业大学攻读硕士研究生。也正是从那时开始,薛伟接触到了计算机软件。1989年研究生毕业,他在合肥工业大学做了十年的老师,在这十年间,薛伟不仅教书育人,做了一些科研工作,攻读了一个在职博士,写出了一系列计算机软件开发的专著,还抽时间协助学校管理一家计算机公司。

从老师到企业经营管理,纯属偶然,并非薛伟主动意愿,他说那时候的他还没有要做企业的打算,原因之一是感觉自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在管理学校计算机公司的头两年,薛伟完全不了解企业管理的事情,甚至连财务报表都看不懂,着实吃了不少苦头,但挫折经历得多了,懂得自然也就多了。那个时候的薛伟,没想到自己的这点企业管理经历竟然成为以后创业的一个契机。

2000年,北京水利局下属的北京适通科达公司承接了北京市水资源管理地理信息系统的项目,时间紧任务重,但一时找不到一个既懂水利又懂软件的项目负责人,机缘巧合,他们找到了薛伟,并认定他是不二人选。这时的薛伟,也正想出来闯闯,于是主动跟学校提出辞职,并以人才引进的方式落户北京。一开始,公司只是让薛伟负责这个项目,并没有让他介入企业管理,但薛伟经常会就他看到的管理方面的问题,向企业领导提些改进意见,很快,他的才能显露了出来并得以提拔,2003年开始全面负责公司技术开发管理。

后来薛伟所在的公司由于机构改革被撤消了,于是薛伟大胆地走出来,创办了自己的企业——北京清流技术发展有限公司就这样诞生了。

体制转变带给薛伟的不仅仅是拥有了自己的企业,更是一份未知的挑战。体制转变前,由于薛伟所在的企业是水务局内部企业,用不着主动去打市场,而独立成立公司后,市场竞争日益充分,市场拓展需求越来越高,投入力度也越来越大,必须参与激烈的招投标。企业能否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也成为生存的关键所在。

公司刚成立的时候,薛伟感觉压力巨大,除了跑市场外,还要投入很大力量抓技术研发和质量管理,公司的账上经常只有几元钱。成立后的半年,薛伟才拿到了自己创业后的第一单,虽然只有一个十几万的项目,但是通过这个项目的顺利完成,让客户看到了新成立的清流公司的技术实力和无条件为客户服务的态度,逐步获得了客户的认可。

 

 

    

 

 

        拥有自己的“根据地”

 

随之带来的就是不断有新的项目签约。但是前进的道路上不会都是一帆风顺的。2009年,清流技术中标甘肃庄浪县农村安全饮水体系——庄浪饮水工程实时监控调度系统建设。一开始,薛伟觉得这个项目比较简单,因为公司之前做的很多项目似乎都比这个要大得多,但真正开工之后才发现真的是“困难重重”。

庄浪县位于甘肃东部六盘山西麓的黄土高原丘陵区,山高沟深,十年九旱。全县共有18个乡镇293个行政村,总人口43.7万人,其中农村人口40.2万人。庄浪县为解决农村干旱缺水、吃水难的问题,进行了“人饮工程”,建设投资1.1亿多元,铺设各类主支供水管道4500多公里,并建设了7处大规模、跨乡镇、跨流域的人饮工程,日供水能力达到1.16万m3,从根本上解决了干旱山区群众吃水难的问题。但饮水工程自动化管理程度低,专业管理人员工作量大,任务繁重,管理效率低的问题渐渐显现了出来。对此,清流技术计划通过硬件和软件建设,搭建一套庄浪县饮水工程远程控制调度管理信息平台——通过在“人饮工程”设立监测控制点,配置安装监测传感器、测控仪表,及视频设备等,实时将监测到的水位、流量、水量等数据信号、视频信息和闸阀控制指令状态通过水利通讯专网传输至县人饮管理总站,以便实时准确反映人饮地区饮水工程状态信息。同时,根据当地的情况,这套系统还需操作简单,易学易用易控。

进入实施建设阶段后,难题一个个显现出来,虽然庄浪县是一个县城,却不是很发达,缺少电工、木工等人才,设备和材料更是短缺,有时为了买一个螺丝帽都要驱车几百公里去城里买。如何实现数据传输成为最大的问题,城市可以选择卫星通讯,但这里只能采取微波通讯的方法,这就意味着每隔三五十米就需要建设一个接收塔,由于庄浪县很多乡镇村都地处深山,气候条件不好,车根本开不到山上,设备只能靠人往山上抬,这些都是在接这个项目时没有预料到的,也就是说为了完成这个合同,薛伟需要先进行基础建设,而这些并未写进合同的项目意味着这将是一笔赔本买卖,但薛伟还是决定把这个项目做完,面对这里的民众,薛伟愿意以一颗公益心来造福百姓。该系统在投入使用时运行稳定,数据传输及时准确,实现了对庄浪县人饮工程设施的集中管理,统一配置调度,最大限度地发挥了人饮工程硬件设施的效力,得到了庄浪县水务局领导和业务工作人员的肯定,满足饮水工程远程控制管理的需要,使庄浪县饮水工程自动化、信息化、现代化建设和管理水平迈上了新台阶。

如果说庄浪县的困难是方案实施的困难,那么清流技术设计的北京市水资源费征收管理系统在方案设计也着实让薛伟感到头疼。项目本身并不大,但做好了对社会水资源节约的意义巨大,所以薛伟决定主动争取这个标。

北京是个缺水的城市,地表水已经干涸,节约使用地下水很关键,但农村用水无法控制,随便打一个井就可以想用多少用多少。他们并不知道地下水的成本接近30元/m3。2008年,北京市政府拟征收农业水资源费,通过收费来降低农村用水,这个水资源费应该怎么收?怎么收既合理又不会引起农民的不满,增加他们的负担?这是薛伟那段时间思考最多的问题,他先到北京的各个区县进行调研,经过了解他发现,“不光我们有降低农民用水的想法,基层政府也有这个想法,像海淀区苏家坨镇从半年前就实行这个制度,苏家坨乡把每户农民平均每年能用多少水先计算出来,比如每户用到300块钱的水,那么政府每年给每户发300块钱,在每个井上都装水表,按用量计价。如果每户按照以前的方式来用水,那一分钱不用付,如果节约了,那么省下来就是自己的,实行两年下来,苏家坨节水率达到50%。”

对于城镇化的苏家坨可以这样做,但对于非城镇化的地方,因为种植品种的不同,用水量也都不同,这个方法显然就不行了。薛伟于是找了很多农业专家,让专家帮忙计算不同农产品种植需要的用水量,根据物种确定用水定额,最终在2010年,北京市在清流公司调研的基础上起草通过了北京市农业水资源费征收办法,并建立了北京农业水资源费征收管理系统。提到这个系统,薛伟高兴地说:“在这个系统的数据库里,北京农民每家每户地的经纬度,什么形状都有记录。每户人家在每年年初向村委会申报这块地种什么、种几亩,申报下来后,每个村都有刷卡机,农民只要输入代码和需要的水量,机器就能自动按水量要求来进行灌溉。区县水务局每年对超过额度的水再按阶梯价格进行收费。”这个方案得到了农民、水务局的一致认可。尽管在实施过程中还会有很多新的问题,比如乡镇人员管理将成为最大问题,但是随着制度的不断完善和推进,可以预见这项政策将对北京水资源管理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如今的清流已是水利信息化行业的领军企业,是北京市科委认定的科技研发机构,拥有自己的研究所,多项高科技产品和专利,薛伟的事业蒸蒸日上。

采访最后,薛伟就把话题引向了建党90周年纪念和企业文化的关系。和其他同等规模的民营公司不同,清流公司今年举办了一系列党团活动,如参观西柏坡和白洋淀,包场《第一书记》、《建党伟业》等影片,组织建党90周年征文、摄影和歌咏活动,出版建党纪念专刊等,公司党支部还被评为北京市民营企业先进党支部。但是作为董事长的薛伟,其实并不是一个中共党员。问及为什么要组织这些活动,薛伟说主要是因为父母都是抗日时期的老革命,另外也考虑到企业文化建设的需要。

薛伟在亲自组织编写清流公司中长期规划的开始就说了这样一句话:“清流在发展企业的同时,要尽自己所能为所在的地球、国家和社区多做贡献,清流员工的工作不仅仅为了家庭生活,更重要的是通过公司对社会的贡献,实现自己的事业理想和社会责任。”而薛伟带领他的同事们,也在踏踏实实、无声而有力地践行着其中的每字每句。

 

北京民协宣传部 尹玲利

热点排行
相关推荐